牧職與牧會

在《牧者的翱翔》一書中,畢德生(Eugene Peterson)寫道:「我不僅是牧師,還是一間教會、一群會眾的牧師。牧師並不是一門獨立存在的行業,也不是我和神私下協議的工作。這裡面還有第三者,也就是會眾。」神的呼召從不離開祂的群體。牧者是牧羊人,這是保羅在以弗所書四章十一節用的字眼【「牧師」的原意是「牧羊人」】。因著神的呼召,牧者成為牧者。藉著神的群羊,牧者學習成為牧者,好像兒女出生後,父母學習成為稱職的父母。身分確定是一回事,如何活出這身分卻是另一回事。會眾是牧者工作的場景。這地方是罪人聚在一起的地方,也是聖徒一同生活的地方。馬丁路德(1483~1546)於1515~1516年教導《羅馬書》時有這樣的體會:基督徒存在著「同時是義人與罪人」的弔詭生命。

在《莫測之樹》(Under the Unpredictable Plant)【這書從《約拿書》探討教牧的召命與職事】,畢德生這樣描述「牧職」(pastoral ministry):「牧者的服事有不少榮耀,但治理會眾卻是一點也不風光。牧養的事工就像尼尼微城:一個要辛苦工作卻沒有多大成功希望的地方,至少從量化的圖表上來看是如此。然而還是需要有人來作;需要有人在敬拜和禱告之處,在每天工作、玩樂之處,在良善與罪惡相互擠壓之地,忠心地把從神來的看見,不斷用神的話宣講出來。」

8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