講道職事與神聖活動

甚麼是講道?甚麼不是講道?現今世代,講道職事有被邊緣化的傾向,因為講道不為娛樂,但人在聽道中卻偏向娛樂。講道有笑話,讓聽的人笑了,這篇道就算不錯了。若講道讓人憂愁起來,那麼,就不值一提了。

這星期開始讀Scott J. Hafemann(他是我神學院的新約教授)厚厚的一本《哥林多後書》注釋書。保羅因為哥林多人得安慰。為甚麼?因為哥林多人收到保羅用淚寫成的信後(參2:4),他們從「愁苦」轉向「悔改」(7:9)。保羅用淚水寫的信,也是「措詞嚴厲的信」(7:8《新普及譯本》)。他寫了這信後有點後悔,但他的後悔是短暫的,這信叫哥林多人愁苦也是暫時的(7:8),因為保羅的嚴厲導致哥林多人悔悟和改變,重新接受保羅。保羅的喜樂在於哥林多人「按著神的意思愁苦」(7:9-10《新漢語譯本》 ),與神認同,避過神的審判。Hafemann寫道:「祂揀選的手段,就是通過那些蒙召宣告神聖言的人給予的教訓、榜樣和關心。神透過保羅的宣講—無論是親身,還是藉著書信—在哥林多活動。」*《哥林多後書》(香港:漢語,2017),頁375。

神透過人的宣講在教會活動。換句話說,若講道職事在教會被邊緣化或講道在教會失去應有的位置和功能,教會就必會失去很多經歷神的機會。講道跟神在信徒中間工作有著唇齒相依的關係。所以,講道不為討人喜悅,而是讓神在教會不斷工作,信徒經歷更新。

12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